• 2009-06-02

    六月 冲冲喜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runningorange-logs/40308022.html

    下午去取上礼拜忘在雅秀小店里的帽子,路过优衣库,买了件纯白t-shirt。

    店员半弯着腰,恭敬的把一块钱找到我手上,我仓皇的,捏起来就跑了。

    专卖店真让人害怕。

     

    回家的出租车上,我窝在后座上看着天神游。

    司机忽然问,你看那云彩,如果再黑一点,像不像指环王里的天空?

    半晌,他又指着收音机里的唱歌的男声说,轮回的主唱吧,摇头晃脑的家伙,不喜欢。

    下车付账,又问:南方姑娘吧你?我故意带着京腔说:不能啊,我北方人。

    他:北方姑娘说话不那么细腻温婉。 

    文艺男青年已经随风潜入出租行业了,我很愉快很受用内!

     

    头重,自知发烧了,回家一量,永远的37度5。

    晚上抱了温水不断茬的喝都没退烧。突然想起明早的例会,出了一脑门子汗。热度退去,神清气爽。

    事业啊,请让我继续追随你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评论

  • 肯定给多司机钱了
  • 您转变的文风更让本宫喜上眉梢啊。俗起来吧胖儿,我和淼等你!
  • 唉,赶工。
  • 我周六打车,司机话少,放包豪斯。我听了一路也没说话。中世纪遗风啊。
    凌晨安。